真人优游

语文网 > 讲授假想 >> 高三讲授假想 >> 高三上册讲授假想 >> 说“木叶”(教参:有关材料 )

说“木叶”(教参:有关材料 )

宣布时辰:2015-09-16 11:51:45

有 关 资 料

一 对于意象(袁行霈)

意象是中国现代文艺实际固有的观点,可是这个观点也像中国现代文艺实际中其余一些观点一样,既不肯定的寄义,也不分歧的用法。

有的指意中之象,如:

使玄解之宰,寻声律而定墨;独照之匠,窥意象而运斤。此盖驭文之首术,谋篇之大端。(刘勰《文心雕龙·心机》)

是有真迹,如不可知。意象欲出,造化已奇。(司空图《诗品·周密》)

刘勰所谓意象,明显是指意中之象,即意念中的抽象。刘勰用《庄子·天道》中轮扁斫轮的典故,申明意象在创作进程中的主要性。轮扁斫轮时,脑筋中肯定先有车轮的详细外形,而后根据这意中之象来运斤。作家在停止创作时,脑筋中也必然先有清楚的抽象,而后根据这意中之象下笔写作。刘勰以为组成意象是驭文谋篇重要的关头。司空图所谓意象比拟隐晦,但既然说“意象欲出”,可见是还不闪现成形的,也即意念当中的抽象。这意象虽有真迹可寻,却又缥缈恍忽,难以捉拿。当它行将显现出来的时辰,连造化也感应很是诧异(意谓:意象有鬼斧神工之妙)。以上两例的意象,都是还不进入作品的意中之象。

有的意象指意和象,如:

久用精思,未契意象,力疲智竭,放安心机,心偶照境,率可是生,曰生思。(《唐音癸签》卷二引王昌龄语)

意象应曰合,意象乖曰离。(何景明《与李空同论诗书》)

王昌龄所谓“未契意象”,这意象便是指意和象、客观和客观两个方面。是以才有一个合适与否的题目。何景明说“意象应”“意象乖”,也是从这两方面的干系上着眼的。

有的意象靠近于地步,如:

予与二三友日划船其间,薄荷花而饮。意象幽闲,不类人境。(姜夔《念奴娇序》)

上句说“意象幽闲”,下一句紧跟着又说“不类人境”,这意象明显是指人境以外的另外一种地步而言。

有的意象靠近于今天所说的艺术抽象,如:

意象巨细远近,皆令逼真。(方东树《昭昧詹言》卷八)

孟东野诗,亦从风流中出,特地象孤峻,元气不无斫削耳。(沈德潜《说诗晬语》卷上)

或若擒豺狼,有强梁拿攫之形;执蛟螭,见蚴蟉回旋之势。探彼意象,如斯规模。(张怀瓘《法书要录》)

画之意象变更不可胜穷,约之,不入迷、能、逸、妙四品罢了。(刘熙载《艺概·书概》)

这几例意象都能够用艺术抽象替换,它们的寄义也靠近于艺术抽象。

如上所述,在现代,意象这个观点虽被普遍利用,却不肯定的寄义。咱们不能够从前人的用例中归结出一个明白的界说。可是,把意和象这两个字连在一路而组成的这个词,又让咱们感觉它所表现的观点是其余观点所不能替换的,借助它能够比拟便利地揭露出中国现代诗歌艺术中某种纪律性的工具。那末,能不能将前人所利用的意象这一观点的寄义,加以清算、引伸和成长,由咱们给它以明白的诠释,并用它来申明中国古典诗歌的艺术特色和艺术纪律呢?我想是能够的。

要处理这个题目,起首该当划清意象和其余类似观点的边界,从比拟中划定它的寄义。但又要防止从观点到观点的归纳,而应从诗歌创作的实际动身,接洽诗歌作品的实例来申明题目。上面我就试着用这类方式对中国古典诗歌的意象加以阐述。

先看意象和物象的干系。

前人所谓意象,固然有种种差别的用法,但有一点是配合的,便是必须显现为象。那种纯观点的说理,直抒胸臆的抒怀,都不能组成意象。是以能够说,意象赖以存在的因素是象,是物象。

物象是客观的,它不依靠人的存在而存在,也不因人的喜怒哀乐而产生变更。可是物象一旦进入墨客的构想,就带上了墨客客观的色采。这时辰它要遭到两方面的加工:一方面,颠末墨客审美经历的淘洗与挑选,以合适墨客的美学抱负和美学兴趣;另外一方面,又颠末墨客思惟豪情的化合与点染,渗透墨客的品德和情味。颠末这两方面加工的物象进入诗中便是意象。墨客的审美经历和品德情味,便是意象中阿谁意的内容。是以能够说,意象是融入了客观情义的客观物象,或是借助客观物象表现出来的客观情义。

比方,“梅”这个词表现一种客观的事物,它有外形有色彩,具备某种象。当墨客将它写入作品当中,并融入本身的品德情味、美学抱负时,它就成为诗歌的意象。因为现代墨客频频地应用,“梅”这一意象已牢固地带上了狷介芳洁、傲雪凌霜的意趣。

意象可分为五大类:天然界的,如地舆、地舆、动物、动物等;社会糊口的,如战斗、游宦、渔猎、婚丧等;人类本身的,如四肢、五官、脏腑、心思等;人的缔造物,如修建、器物、衣饰、都会等;人的虚拟物,如神仙、鬼魅、灵异、冥界等。

一个物象能够组成意趣各不不异的很多意象。由“云”所组成的意象,比方“孤云”,带着贫士幽人的高慢,陶渊明《咏贫士》:“万族各有托,孤云独无依。”杜甫《幽人》:“孤云亦群游,神物有所归。”“暖云”则带着春季的感触感染,罗隐《寄渭北徐处置》:“暖云慵堕柳垂条,骢马徐郎过渭桥。”“停云”却带着对亲朋的忖量,陶渊明《停云》:“霭霭停云,蒙蒙时雨,八表同昏,平路伊阻。”辛弃疾《贺新郎》:“一樽搔首东窗里,想渊明、停云诗就,此时风韵。”由“柳”组成的意象,如“杨柳依依”,这意象带着离愁别绪。“柳丝有力袅烟空”,这意象带着慵倦的意味。“千条弱柳看重琐,百啭流莺绕建章。”这意象带着墨客早朝时的庄严感。同一个物象,因为融入的情义差别,所组成的意象也就大异其趣。

墨客在组成意象时,能够夸大物象某一方面的特色,以加强诗的艺术结果,如“青丝三千丈”,“黄河之水天下去”。也能够将另外一物象的特色移到这一物象下去,如:“我寄愁心与明月,随君直到夜郎西。”“丛菊两开改日泪,孤舟一系故宅心。”“长有归心悬马首,可堪无寐枕蛩声。”这些诗都写到“心”,心原来不能分开身材,但李白的“愁心”却托给了明月,杜甫的“故宅心”却系在了孤舟上,秦韬玉的归心则悬在了马首上。这些意象都具备了“心”原来并不具备的性子。

墨客在组成意象时,还能够用某一物象为遐想的出发点,缔造出生避天下上底子不存在的工具。李贺诗中的牛鬼蛇神大多属于这一类。火把都是敞亮的,李贺却说“漆炬迎新人”,阳间的统统都和人世倒置着。“忆君清泪如铅水”,铅泪,人世也不存在。但既然是金铜神仙流的泪,那末固然能够是铅泪了。

总之,物象是意象的底子,而意象却不是物象的客观的机器的仿照。从物象到意象是艺术的缔造。

再看意象和意境的干系。

我在《中国古典诗歌的意境》里说,意境是墨客的客观情义和客观物象彼此融合而组成的艺术地步。此刻又说意象是主客观的融合合适,那末意象和意境有甚么区分呢?我以为能够如许区分它们:意境的规模比拟大,凡是指整首诗,几句诗,或一句诗所组成的地步;而意象只不过是组成诗歌意境的一些详细的、藐小的单元。意境比如一座完全的修建,意象只是组成这修建的一些砖石。

把意象和意境如许区分开来并不是不根据的,根据就在“象”和“境”的区分上。“象”和“境”是彼此干系却又不尽不异的两个观点。《周易·系辞》说:“贤人立象以尽意。”王弼《周易略例·明象》说:“夫象者出意者也,言者明象者也。”象,本指《周易》里的卦象,它的寄义从一路头便是详细的。而境却有地步、地步的意思,它的规模超越于象之上。前人偶然以象和境对举,很能见出它们的区分,如王昌龄说:“光滑油滑无有象,圣境不能侵。”刘禹锡说:“义得而言丧,故微而难能;境生于象外,故精而寡和。”不言而喻,象指个体的事物,境指到达的品地。象是详细的物象,境是综合的效应。象比拟实,境比拟虚。

陆游的《临安春雨初霁》:“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代卖杏花。”这两句诗组成一种意境,此中有春季到来的高兴,也有流光易逝的叹息。春的脚步跟着雨声离开深巷,进入小楼,给墨客带来一个不眠之夜。墨客假想今天凌晨该能听到深巷传来的卖花声了。若是把这两句诗再加阐发,就能够看到它包罗四个意象:“小楼”“深巷”“春雨”“杏花”。“小楼”“深巷”,有安谧幽深之感,陪衬出墨客旅居临安的孤单。“春雨”“杏花”,带着江南初春的气味,预报一个姹紫嫣红的场合排场行将到来。陆游这两句诗的意境,便是借助这些富有情味的意象和它们的交互感化而组成的。

最初还要申明意象和词采的干系。

说话是意象的物资外壳。在墨客的构想进程中,意象显现于墨客的

脑海里,由恍惚垂垂趋势了了,由飘忽垂垂趋势定型,同时借着词采牢固上去。而读者在赏识诗歌的时辰,则应用本身的艺术遐想和想像,把这些词采复原为一个个活泼的意象,进而体味墨客的思惟豪情。在创作和赏识的进程中,词采和意象,一表一里,配合担当着交换思惟豪情的使命。

意象多数附着在词或词组上。一句诗能够有两个或两个以上的意象,如:“孤舟——蓑笠翁”,“云破——月来——花弄影”,“风急——天高——猿啸哀”,“楼船——夜雪——瓜洲渡,铁马——金风抽丰——大散关”。也有一句诗只包罗一个意象的,如:“斗极七星高”,“楼上好天碧四垂”。意象有描述性的,或称之为静态的,如“孤舟”“蓑笠翁”;也有论述性的,或称之为静态的,如“云破”“月来”“花弄影”。意象有比喻性的,如“若问闲愁都多少?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也有意味性的,如《离骚》中的香草、佳丽。

一个意象不止有一个响应的词语,墨客不只追求新的意象,也追求新的词采。“店主胡蝶西家飞,白骑少年本日归。”用“白骑少年”四字写思妇心中的游子,加强了游子给人的美感。词采新,意象也新。“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以“红泥小火炉”入诗,词采意象都新。

诗的意象和与之相顺应的词采都具备特性特色,能够表现墨客的气概。一个墨客有不怪异的气概,在必然水平上即取决于是不是成立了他小我的意象群。屈原的气概与他诗中的香草、佳丽,和浩繁取自神话的意象有很大干系。李白的气概,与他诗中的大鹏、黄河、明月、剑、侠,和很多想像、夸大的意象是分不开的。杜甫的气概,与他诗中一系列带有沉郁情调的意象接洽在一路。李贺的气概,与他诗中那些千奇百怪、幽僻冷酷的意象密不可分。各不不异的意象和词采,表现出各不不异的气概。它们固然只是组成诗歌的砖瓦木石,但差别的修建材料正能够表现差别的修建气概。意象和词采还具偶然代特色。同一个时期的墨客,因为大的糊口情况不异,因为思惟上和创作上彼此的影响和交换,总有阿谁时期习用的一些意象和词采。时期转变了,又会有新的缔造出来。这是不难懂得的。

(摘自《中国古典诗歌的意象》一文,选自《中国诗歌艺术研讨》一书,国民文学出书社1987年版)

二 下边文章,与《说“木叶”》四周,可作比拟浏览

青与绿

林庚

“青青河边草,郁郁园中柳”,“枝上柳绵吹又少,海角那边无芳草”,草与柳在现代诗词中一向常常如许地同时并见,要申明其间的原因,底子上仍是因为都触及春季。“杨柳东风树,青青夹御河”,“野火烧不尽,东风吹又生”,柳树是代表着东风的,而草则又与东风共其运气。“水池生春草,园柳变鸣禽”,春回大地的信息,起首就体此刻草与柳的变更上。“天街细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只是那末一星星如有若无的草的陈迹,便宣布了春季的到临。“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不知细叶谁裁出,仲春东风似铰剪”,柳枝上刚萌生出点点的细叶,料峭的东风便已离开了人世。这个细叶,诗词中又称为“柳眼”,恍如在说碧玉妆成的柳树,突然从睡梦中一醒觉来,展开了眼睛,同时也便是春季的起头了。所谓“风回小院庭芜绿,柳眼春相续”,草显露出了绿意,柳展开来眼睛,这是何等富于买卖的绿色天下啊。

天下是绿色的,可是墨客却爱说“青青河边草”,“青青夹御河”,“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柳色新”自是嫩绿色,所谓“看尽鹅黄嫩绿,都是江南旧了解”,可是却非说“芳华”不可。春季叫做芳华;“白日放歌须纵酒,芳华作伴好回籍”,“芳华复随冠冕入,紫禁正耐烟花绕”。而春游也叫做踏青,却不说踏绿。春季唤做青阳,春神名曰青帝,少年称为青年,那末究竟是谁代表着春季呢?

绿与青原是四周的色彩,以是彼苍又称碧落、碧空,碧也便是绿。绿草能够称为青草,绿柳却不能称为青柳,可是“天官动将星,汉地柳条青”却又恰是好诗。“春晚绿野秀”,这绿野却很少称之为青野。大要因为绿指的是详细的实际的天下,而青则恍如带有某种归纳综合性的深远意思。绿原是一种和谐的色彩,在姹紫嫣红的春季,绿乃是多样同一的典型。而青则更加纯真,凝净,苏醒,永远,松树是以就都称为青松。所谓青山绿水,未尝不恰是两种性情的申明呢?这里或会给咱们带来一点糊口中的开导吗?谁不情愿青山不改、芳华长在呢?但这只是一种抱负,从实际到抱负,从详细性到归纳综合性,原来是绿的却说成是青的。希望人久长,千里共青青。

写于1983年立春

(选自《唐诗综论》,国民文学出书社1987年版)

检查全数
《说“木叶”(教参:有关材料 )》
将Word文档下载到电脑上,便利打印和检查本文
保举度:
说“木叶”(教参:有关材料 )
下载文档

上一篇:漫步

下一篇:说“木叶”(教参:讲授倡议、解题指点 )

保举文章

猜你喜好

四周的人在看

保举浏览

拓展浏览

高三语文讲授视频

上册
下册
  • 上册语文讲授视频

  • 下册语文讲授视频

讲授假想 其余教案

更多

网友存眷